x

这个域名即将停用,为了广大虎友能够继续正常访问,建议保存最新域名,点击保存,跳转最新域名。

马上保存
麻将淫戏
时间:2020-05-18

业务副总陈佩玲我们都叫他陈姐(她是一个大今琪四岁的女强人已离婚),晚上要帮我们这组庆功并邀请另一业务组同仁参加,另一组的成员是二男二女,还有陈姐助理爱莉卡刚好十人。

当晚吃完饭大家前去KTV唱歌,因为有外部人员在,所以我们就较收敛。

但由于我们这组的性爱关系正火热,也就偷偷做些挑情的动作,美兰跑来坐在我旁边,我则伸出手从她正后方的屁股下伸过去,同时美兰稍微抬高屁股后就坐在我的手上,我则用我的手指抠她的小穴,由于她是穿一件圆裙,所以其他的人很难发现,何况大家不是在唱歌或喝酒,就算有人找我聊天也想说我的手是搂着美兰的腰,不知我正玩着她的蜜穴,因为隔着内裤及丝袜没多久美兰的内裤就湿了,美兰跟我使个眼色,站起来去了洗手间,回来时依然坐我旁边,我猜她一定脱掉内裤了,果然等我再伸进去时就能抠到小穴的阴核了,我就慢慢的又抠又揉不做太大的动作,但美兰的小穴好像水龙头没关紧一样不断冒出水来。

没多久我整个手掌都是热热的淫夜。

我就在美兰耳边说:「你好淫,下面都淹水了。」

轮到我唱歌时美兰就起身在去洗手间,茹莉跑来坐这个位置,一坐下发现沙发是湿的,她的裤子被弄湿了,当我唱完后。

茹莉在我耳边说:「你怎么把美兰搞得湿成这样?害我裤子湿了怎么办?」我说:「我说待会我假装到翻酒你再擦裤子」我就假装敬茹莉酒,然后趁势说:「对不起我把酒到在你身上了。」

茹莉就起身去洗手间,我则用纸手巾擦那美兰留下的淫夜,这时坐在另一边的美兰跟我挤了一个歉意的笑容。

四个小时包厢时间到了,由于明天是周六。

今琪问说:「还要不要在去那里玩。」

但今琪晚上被敬酒多次已有些酒意,我要帮他开车开她说要自己开。

副总陈姐说:「我来押车把妳们送回家。」

上车后陈姐问今琪:「我觉得你们这组这两天好像特别HIGH是为什么?」今琪酒喝多了就暧昧说:「要知道就找一个私密的地方,不会吵到别人的地方,就可以知道了。」

陈姐问:「什么样的地方?」今琪回答:「比如MOEL或饭店房间。」

陈姐说:「今天是周末,你说的几乎每家都客满,不如去我家好了。」

我们异口同声说:「好ㄟ!」。

陈姐他家是在内湖一下就到了。

她家是约70坪大的楼中楼,因为他只有一个人住,所以房间虽大但没有很多隔间,一进门就是一个大的客厅,有支楼梯上去就是卧房跟更衣间,楼梯下是浴室,有个很大的按摩浴缸,隔间是用那种可以从清楚的玻璃变成毛玻璃的,有个落地窗可见楼下的街景,陈姐说那玻璃外面看不进来,整个布置的相当时尚。

一陈姐出了红酒及一些卤味招呼我们,这时美兰见到旁边有麻将桌。

美兰说:「我们来打麻将。」

茹莉说:「副总他们都赌很大,我那有钱跟你们打,而且我又不太会打。」

今琪说:「既然陈姐要知道我们这两天为什么那么HIGH?我们就打脱衣服不打钱,阿辉你想一下比赛规则。」

陈姐不愧是老江湖就问:「难道你们搞多P玩性爱游戏。」

今琪醉醉的回答:「没错!sex!sex!sex!」陈姐看着我问:「阿辉你有那么强让三个女人服服贴贴吗?」我笑笑说:「我们是teamwork!一起努力的。」

陈姐:「我倒要看看你们如何teamwork?好吧,阿辉怎么玩?」我想了一下:「放枪一次脱一件衣服,自摸就三家都脱一件衣服,超过四台再加一件,脱掉的衣服给赢家。

脱光就换人。」

这办法大家都没意见。

这时美兰说:「那我要先把内裤跟丝袜穿回去。」

今琪说:「难道刚刚你们就玩上了。」

因为在车上茹莉有问我如何搞得美兰泛滥成灾的,所以就把在KV的事告诉琪姊及陈姐。

接着是她们四个女人先打,我说:「我来当小辉子伺奉众位娘娘茶水。」

一开始是茹莉放枪,他又穿的少也没穿丝袜,所以一输就脱掉上衣了,我则到他后面拉起胸罩弹了一下,她说:「很痛ㄟ。

你给我记住。」

后来输第二把时就直接把胸罩脱掉,露出她坚挺的双峰。

陈姐:「茹莉啊!你好开放。」

茹莉:「我还能更开放。」

就起身脱掉仅存的短裤跟内裤。

「这两件先摆着,小辉子过来好号的品玉。」

我说:「奴才遵旨。」

就蹲在桌子下开始舔她的屄。

茹莉:「嗯…嗯…可以…开始打…了…」又开始打牌,茹莉打牌时不断嗯嗯叫的。

「嗯…我…吃…」「嗯…我…碰…」一会儿她把牌盖起来拍拍我说:「辉哥我听三个洞,快起来帮我摸!」我就起来帮她摸一把没中。

第二次在摸时,我说:「借点仙水。」

就用手指搓茹莉的小穴沾了淫水,结果真的自摸了。

茹莉就兴奋的亲我。

并拉开我裤子拉链,掏出DD吸了几口。

而茹莉赢回了衣服但也不穿上,就赤裸的继续打。

美兰也起身将裙子丝袜内裤通通脱掉:「我也要自摸,辉哥来舔我的穴。」

我就换到美兰那边舔她的穴。

她也是一面嗯嗯叫着的打牌,结果这把是茹莉再胡陈姐,陈姐也先脱掉上衣露出胸罩了。

茹莉:「这招不是每人都有效啦!辉哥换来舔我吧?」陈姐:「这样不公平,听你在那啊啊叫的,我们怎么打牌啦!」琪姐:「我们是玩脱衣服,你们还没输就脱光光不好玩。」

茹莉在旁接话说:「我们换个方式,接下来胡牌的人可以让辉哥插咩咩二十下,自摸着可以一直插到下一把胡牌。」

陈姐:「茹莉你真是个女色鬼,这方法也想的出来。」

美兰:「好我赞成。」

琪姐:「那大家都把衣服脱了吧?」我和琪姐就将衣服脱光,茹莉已握着我的阳具,「陈姐还不脱,DD都硬了。」

陈姐就脱掉全身的衣服,露出丰满的奶奶也是有些许的下垂,但肚子不大皮肤光滑。

第一把是美兰赢了,我就从他后面插他小穴二十下后,她竟然在用屁股在多顶了几下。

茹莉说:「不要偷吃步!」再来是陈姐赢,陈姐说:「我好久没作了,你要轻一点。」

我就摸摸她姐的屄,觉得不是很湿,我就手沾旁边的果汁涂在她的屄上,用嘴去舔陈姐的小穴。

因为我斜蹲着DD朝下,茹莉拿起那杯果汁把我DD泡在里面,冰了一下,让我打了一下哆嗦。

我就用沾了果汁的可恶,插那久未开垦的屄。

当我的DD插进陈姐的穴时,她身体抽动一下:「啊…嗯…嗯…」我慢慢插了二十下,拔出DD时,陈姐发出一长声「啊—都快忘记这种感觉了,好爽。」

就这样插插停停的,已经快两圈了,只有琪姐未插到,但第一次自摸竟然是今琪,她要我就坐在他的椅子上,他把小穴插着我的老二,一边打牌一边扭动他的屁股,「嗯…嗯…一…鸟插…的好舒…服…」结果琪姐又再次自摸,她高兴的上下摆动屁股,「嗯…嗯…啊…好…喔…爽…」再次开打时,我的鸡巴被琪姐屁股用磨转式弄可恶及刚刚插了近两百下在这样久刺激下,我在快射精时紧握琪姐的腰,用力顶他的小穴,琪姐:「喔…喔…喔…啊…阿辉你射好多。」

我已经设在那琪姐温暖的小穴内了。

陈姐就喊说:「都出来了接下来怎么玩?我好久没被插了,刚刚被插那几次,现在咩咩痒的要死怎么办?」下面一痒女人就不顾身分的说话了。

琪姐说:「那就不打了,现在就发挥我们的eamWork,让陈姐舒服。」

我们四人就摆好架势,今琪与美兰一人一边用舌头舔着陈姐的乳头,而茹莉发挥他的舔功,舔着陈姐的阴核,而陈姐则舔着我那已经垂头丧气的老二。

陈姐哈哈大笑的说:「嗯…好…棒的…eamWork…,我快…升天了…」没多久我的老二又昂首抬头了,陈姐的小穴也在茹莉的舔功下,溢出阵阵的淫水,在这情况下我就和茹莉换位置,换陈姐舔茹莉的小穴,我则将老二直接插入陈姐的淫穴中,一插进去时,陈姐:「喔…好…硬喔…」我觉得她久未性爱我的动作是慢慢的插,等到感觉陈姐的淫屄,更滑润时在逐渐加快速度,「啊—啊—太…爽了…」后来我再加大力度,插的发出肉肉相碰的啪啪作响。

陈姐这时已歇斯底里张大嘴巴:「嗯!嗯!啊!啊!」在这样四人攻击下,陈姐直说;「会被…你们…害…死…」陈姐全身痉癵抽慉,高潮后淫水直流,摊在沙发上。

今琪:「陈姐,我们的服务还算满意吗?」陈姐说:「这太刺激了,玩多了我会心脏病,以后偶而陪你们玩。

今晚大家都很兴奋就在这睡吧。」

「楼上的床是大床的就请阿辉陪我们两位资深美女睡了,两位美少女可以睡大沙发。」

但我说:「我快出来了,谁要帮忙?」美兰就很迅速的抓起我DD插入自己的淫穴,用女上男下方式,用力摆动屁股,还摆出牛仔姿势「耶!耶!」的叫,后来就在她揉烂下设经在她小穴了。

今晚两次射精了。

当夜我就在琪姐与陈姐的赤裸拥抱中睡着了。

隔日早上我还在睡梦蒙蒙中,感觉到有人在吸我的老二,睁眼一看原来是陈姐,我看睡在一旁的今琪似乎昨夜酒未退睡得很沉。

我说:「陈姐早安!」陈姐在我耳边说:「轻声一点跟我走。」

我就跟他走进了楼下的浴室,一进浴室陈姐就把我推倒在浴室地板上,用他的小穴套入我的老二,采用男下女上的方式,双腿成M字型,双手往前撑,屁股使力的上下摆动,并且「嗯…啊—嗯…喔!啊!喔…啊…嗯…」的乱叫,由于她动的太激烈了,没多久她「嗯…我要…啊…出…来…」她高潮泄精,瘫痪在我身上了。

但我的老二还直挺在那,我只好将陈姐抱起让她在客厅的沙发坐下。

我转头见到美兰及茹莉两人赤裸睡在大沙发上,茹莉好像在做春梦一直用自己的手在轻轻摸自己的小穴。

我一看我的老二还直挺在那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直接插入茹莉的淫穴中。

茹莉刚要大叫我用手封住她的嘴说:「是我。」

茹莉点点头,我放开手。

茹莉用她的双腿勾住我的腰,让我的鸡巴几乎直达她的蜜穴深处,这姿势真是爽呆了,茹莉也不敢叫太大声,咬着唇发出闷闷的嗯声。

但我在昨晚连战四女后,今早再站二女下无法维持战力就射精在茹莉的小穴内了。

只好跟茹莉说:「SORRY!没让你爽。」

茹莉给我深深一吻说:「辉哥你最猛了,已经战了三天辛苦你了。」

等大家都醒后,我就提出要回家了,心想我已连续做爱三天了,这个周末要好好休息,果然回家后昏睡了一整天。

我似乎也累积了一些经验如何持久。